首頁 熱點 人文 教育 視聽 公告 概況 健康 財經 掛號 攝影 投稿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 > 人文桐鄉>文學

採桑養蠶

2021-05-28 09:45   來源: 今日桐鄉    作者: 徐美芬   編輯: 金悦歡

  “那時媽媽沒土地,全部生活都在兩隻手上 。” 《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》這首歌裏唱的就是我們父母那輩的生活呀。

  那個年代,一年四熟的採桑養蠶是農家最大的盼頭。養蠶工作是在生產隊共育室裏封閉進行的。我媽那時還年輕,已是養蠶高手,她和其他幾個婦女要吃住在共育室裏專心養蠶,小孩子只有到採繭子時才可去軋鬧猛。後來分田到户了,我們也長大了,慢慢開始參與養蠶。

  養蠶準備工作在年前就開始。冬忙結束後,我爸會帶我和妹妹,拿着磨好的桑剪去給桑樹剪枝,再在每棵桑樹樹根旁挖個坑,施上豬糞肥,讓桑樹在冬季裏積聚能量,開春更加枝繁葉茂。

  清明過後,堂屋就要清理乾淨,再用石灰水消毒。媽媽早早備好收蠶種的工具,專用切葉刀具、砧板、小匾、紗網、鵝毛、塑料薄膜等都消好毒,再曬乾、藏好。我們幫忙做蠶寶寶“上山”用的柴龍。

  蠶種到家後,為了保温,得用新的塑料薄膜封閉蠶室。蠶室裏用木炭缸加熱,台柱上的專用温度計是媽媽頻頻注目的方向。摘嫩桑葉、洗淨、切碎、收蟻,這些最初的工作都需要她一個人獨立完成。

  此後近1個月,蠶成了她最疼愛的寶寶。小蠶時,哪一眠要摘哪張葉都有講究。到了大眠醒來,蠶寶寶已脱了3次皮,從原來的小黑點兒變成灰褐色,最後變成白裏透青的“大胖子”,吃起葉來“沙沙沙”響。媽媽稱它們“小蝗蟲”,滿眼是愛。這時候最忙了,一方面,田裏活繁重,整根桑條剪下,一擔擔挑回家,還要一張張桑葉採下來擦乾方便喂蠶,每個環節都缺人手。

  養蠶的種種辛苦,到上山、採繭時,全部化作媽媽滿臉欣慰的笑。因為她養的蠶個個健康粗壯,沒有木蠶、殭蠶。大蠶時,蠶寶寶皮膚由青白變奶黃,收身縮小了,嘴上有絲微露。這時候全家人齊動手,輕輕將蠶寶寶捉到臉盆裏,撒到早已布好的柴龍上,然後閉門、開窗。接下來的四五天,我們説話走路都得輕着點。採繭時,別人家裏臭烘烘,“烏咖蠶”滿地都是,而我們家裏只有繭子的香氣,媽媽摸着白花花的繭子,愛不釋手:“你捏捏看,硬邦邦的,繭層厚着哪!”

  頭蠶繭子往往能賣出好價錢,所以爸爸不捨得讓媽媽留,全部挑去繭站,媽媽只悄悄藏起幾把雙宮繭。

  二蠶,也稱夏蠶,養在熱天,這時桑葉不多,只能從每棵桑樹拳頭上新長的嫩枝上摘些多餘的桑葉。許多人家不養這一季,可媽媽堅持養,以便收了繭子做絲綿襖。她和奶奶會燒繭子、剝綿兜、拉絲綿、翻棉襖,事無鉅細。

  隨後是中秋蠶,養在高温天,那時桑樹蟲害多。媽媽在養秋蠶前,把蠶室、蠶具徹底消毒,家裏全是石灰水和消毒藥水味。這一季蠶生長速度快,所以喂葉量和喂葉次數必須大大增加,到大蠶時,爸媽摘葉喂蠶忙到顧不上吃飯。

  這時候,我們會惦記過七月半,這是夏天最值得期盼的節日。客人來了,大人邊客氣着奉茶、寒暄、夾菜,話題總離不開“蠶經”。中秋蠶和春蠶都是重頭戲,是家裏一年的主要收入來源之一。聽得出來,蠶還在匾裏,賣了繭子收入的錢,爸爸已打算好怎麼開支了。

  最後一季是晚秋蠶。秋風初起,桑樹條上光禿禿的,僅剩枝尖上幾張嫩葉在秋陽裏搖曳。別人家乾脆把桑葉摘了曬乾餵羊了事,但我媽還是不肯放棄。她説,雖然這一季蠶特別難養,也賣不了幾個錢,但蠶繭特別厚,質量高,適合剝綿兜。媽媽還悄悄告訴我:“你爸特小氣,辛辛苦苦養了蠶,從不讓我留點好繭子,有時我實在需要些頭蠶繭子,要牛牽磨一樣跟他討很久,才勉強留了些,其實是做給你爸自己穿,我的苦心他不會懂。這半張晚秋蠶就是我一個人的私房活,葉是我不怕麻煩不怕冷,冒着西北風去桑條尖上收來的,他也不來參與也沒資格去賣,我樂得自己養自己支配,累也開心。”

  望一眼媽媽佈滿皺紋的笑臉,再看看養在她自己牀前的那匾蠶寶寶,我心裏滿足而欣慰。

  ○徐美芬  市女作家協會會員,桐鄉一中退休教師。作品發表於《英語週報》《嘉興日報》《桐鄉文藝》《今日桐鄉》等報刊。

桐鄉新聞網官方微信
桐鄉新聞網官方微博

相關新聞:

【順豐集運倉】

1.本網(桐鄉新聞網)稿件下“稿件來源”項標註為“桐鄉新聞網”、“錢江晚報今日桐鄉”、“嘉興日報桐鄉新聞”、“桐鄉電台”、“桐鄉電視台”的,根據協議,其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稿件之網絡版權均屬桐鄉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 未經本網協議授權,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 時須註明“稿件來源:桐鄉新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2.本網其他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或版權所有者在一週內來電或來函。聯繫電話:0573-89399348 市府網:559348